夜墨絕

看到大家都鍛到,覺得悲傷,現在來賭一把試試看,假如我鍛到巴形薙刀了,我就寫個短文,限只有第一位留言的人點梗,大家要快,祈願能鍛到巴形薙刀。

【石青】请不要在占卜出大凶的时候玩国王游戏。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青江诸事不顺的一天跟大家玩起国王游戏的故事。(●´艸`)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含有微量ALL青要素

从今天一早开始,青江就格外小心脚下。

他想起昨晚本丸占卜夜谈自己抽到的木刻签子,隽秀的笔墨清清楚楚告诉自己这是一枚下下签。就连负责写签的石切丸也挑起眉摇着头告诫他,明天别出阵或者远征了,你就在本丸乖乖喝茶吃点心老实待着。

青江当惯了胁差夜战一队的队长,于是得知了情况的审神者也索性把这天暂定为休息日,并拿出了不知道在哪里买来的一摞卡牌,兴致勃勃地召集了闲着没事做的刀剑们来到庭院,把名为“国王游戏”的游戏规则教给大家。

刚分配完数字,一脸“我懂了”表情的御手杵高高举起手。

“哦哦!我们的号码是怎么分配的?我的数字是2号!”

“你是笨蛋吗……?数字不能偷看别人的,也不能提前说出来,不然还有什么乐趣啊!”审神者一只手举着纸扇,毫不留情地作出了回答。

“对不起,原来是这样……”

“……噗。”

鲶尾忍不住喷笑出声。一旁跪坐着的骨喰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


“那我们第一轮先让御手杵先生弃权,排除2这个数字,继续游戏也没关系吧?这样就不必重新洗牌了。”

打圆场的是一向稳重的石切丸,审神者略微想了想,点点头拍着手说:那么请按顺序拿到国王牌的人站出来。顺便一提,号码牌每人一张,国王也是有自己的数字的,但国王在下命令前不知道自己的号码。

青江瞄了眼自己手心薄薄的卡牌,上面写着【4】。

唔,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游戏是纯运气要素,也就是说——

“不好意思各位,我是国王。”审神者得意地挥动手臂,“我指定那位不知道是谁的4号——”


青江隐隐约约有点头痛。他环视一圈周围人的反应,浦岛正一脸期待地眼睛放光,堀川始终低头摆弄智能手机(手机上似乎跟什么人正聊着天),御手杵无奈地挠着一头乱毛,歌仙好像因为睡眠不足还在打盹,穿着松垮和服的石切丸则是正襟规坐,听到这个号码之后御神刀不引人注目地舒了一口气。

“4号,嗯……第一轮就不互动了。今天一天4号都要带上这套刀装!”

审神者把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从袋子里取出,青江在搞清楚那是什么之后,左眼皮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

是一对儿黑色的猫耳头箍和猫尾巴夹,猫尾上栓着金色的铃铛,那套奇怪装备正在审神者手中哗啦啦作响——

青江无奈地拍拍灰站了起来,众人的视线也随之聚集。

“……真是独特的情趣道具,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哦青江君,这是用心特制的刀装!拒绝的话我会哭哟,而且大家也很想看……”

“诶?诶!”

即使不回头也能感受到热烈的……不,是看好戏的气氛。青江敏锐的感官已经捕捉到,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朝自己投来热烈的眼神。

“既然是The King的命令就不能反抗吧?”

“是啊!”

“猫咪,很可爱。”

最后这句冷静的声音来自骨喰——怎么连你也……?

青江败下阵来,他迅速接过猫耳套装,随随便便地夹在脑袋和衣服后襟上,低着头在大家炽热的目光中快步回到原位。


“另一只耳朵戴反了哦,要我帮你重夹吗?”盘腿坐着的石切丸半个身子挪过来,伸手就要摸青江头上的假耳朵。

“不用劳烦!我自己来。”


青江倒是被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脑袋制止对方悬在半空的大手,然而石切丸则是收回手去,用笑眯眯的眼神盯得青江一阵发怵,并且随着重新整理猫耳的动作脸颊也不自觉地发起烫。

有什么好看的,只是现世小孩子热衷的动物扮演而已。青江这么自我安慰道,然后捏起新发下的号码牌,打开一看,是【8】。


浦岛虎徹晃着一头灿烂金发腾地站了起来。

“我是国王!那么,8号把1号抱起来转十圈,然后呼地一下扔出去!”


……暂且不论转那么多圈晕不晕的问题,扔出去又是怎么一回事,’呼‘地又是想做什么啊?不怕摔成重伤吗?青江一边吐槽一边懒洋洋地再次站起身,寻找那个要被自己扔出去的可怜家伙。

青江吞咽了一口口水,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体格相比也健壮了许多的友人:歌仙兼定,恐怕是,相当重。

歌仙放下手中写着【1】的卡牌,散发着黑色的低气压,眉头几乎皱成一团。

“这游戏……真不风雅。恋然第二次扩大要处理的事还一大堆,还有新的ONLY也开催了……还要腾出手写新刊,根本没时间陪小孩子玩……”

“你在说什么鬼,角色性格都崩坏了。”

“没什么,执行命令吧。”


浦岛在一边“哦哦哦”地起哄,鲶尾和堀川也趁机用手机对着这边,准备拍摄青江把歌仙抱起来的照片。

虽然对方确实很重,但大家都是男人,转十圈这种程度也不至于在晚辈们面前丢脸,更何况自己可是一队等级最高,常年拿誉的队长……

青江咬着牙,从背后拔萝卜一样紧紧搂住歌仙的腰。

使力的空隙间,他瞄到石切丸像发现自习课上有人玩游戏的班主任一样收走了鲶尾和堀川的手机。

等等什么班主任,这里是中学课堂吗?哪来的中学生设定啊?


青江把歌仙抱起来转圈的瞬间差点站立不稳,再怎么说对方也是打刀,身体骨架比自己重了一整个重量级。刚开始的两圈还算轻松,第三圈第四圈开始青江就有点喘,埋在歌仙背脊的鼻子跟着也渗出了细汗。直到最后两圈,他几乎是把歌仙像从地里拔出的超大人形萝卜一样拼命丢出去,也不管到底够不够十圈——

歌仙倒是镇定地在空中调整了姿态,脚尖轻盈落地,只有衣服上被青江抓出的褶子能看出与平时有所不同。

“青江桑好厉害!不愧是我们的队长!”浦岛大声赞叹。

“哦呀,辛苦了,休息一会吧。”

“我就说嘛,兼定派的刀身手都非常敏捷。”

“……可是青江君的脸上,在流泪呢。”

最后又是来自骨喰的带着淡淡同情的声音。


青江擦着眼角流下的像眼泪一样的汗,默默想着——

我今天就不该来参加国王游戏。


第三轮抽牌开始了,青江戴着猫耳和猫尾仰面朝天躺在草坪上休息,懒洋洋地翻开属于自己的卡牌,上面没有数字。

等等,没有数字的意思是——

他突然来精神了,脑内一下涌出许多在网络上看过的乱七八糟的点子。

你们这么欺负我(虽然不是故意的),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我是国王。”

复仇的笑意在青江嘴角鲜花般绽放。


哎呀哎呀。是让鲶尾朝刚才把我累个半死的歌仙丢马粪呢,还是让五音不全的御手杵唱高难度演歌,或者让石切丸讲一个特别色情的黄段子,还是说把美少女一样的骨喰脱到只剩内裤……

“话先说好,要求不能太过分哦。”审神者似乎被青江的笑容惊吓到,赶忙举手补充。


青江得意洋洋地巡视了一圈,有如真正的国王在臣民前颁布旨意。他身披镶嵌满青色宝石的鎏金斗篷,头戴式样华丽雕刻细致的王冠,举起手中伪装成权杖的胁差,面向爱戴他的子民们,振臂宣告着绝对的权力。


“7号把6号的衣服扒到露出肩膀,然后两人当众接吻。”


众人面面相觑,御手杵倒是率先反应过来,说自己是7号。

那么6号是谁呢?

视线纷纷聚集向青江自己没翻开的卡牌。按照规则,国王也是有数字的,但只能在宣布完毕命令之后查看。

青江也跟着往地面那张号码牌看,心一下飕飕凉了半截。

这……不会吧。

他想起昨晚石切丸认真的忠告:今天诸事不宜,走路要小心被绊倒,啊还有吃饭也注意点别被呛着,不要跟任何人打赌,不要随便出门……等等诸如此类,他半信半疑地听了,但下意识还是觉得哪有这么巧的事,到处都是大晴天偏偏只有自己头上飘来一块积雨云,还毫无征兆地下起暴雨?

青江颤抖着手指把那张命运之卡掀开,白纸黑字,一个硕大的【6】就实打实印在上面。

鲶尾耸肩摇头。

“自掘坟墓了啊,青江队长……”


“我能不能换一个命令?”

青江苦着脸问审神者,前几秒的气势宛如转瞬即逝的流星。也说不定比流星消失得还快,因为他几乎是脱口而出了这个羞耻的指令。

“不行。规则就是规则,付丧神都是要说一不二的!”

“……”

“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害羞的,亲就亲呗?”御手杵抱着手臂一脸不解地望着这边,青江则是回了一个三白眼。

“行行,我自己脱,你别动手。”


虽说彼此在浴室早已坦诚相见,但在这么多朝夕相处的同伴面前解衣服拉链还是有点别扭。青江费了好半天劲才拉开运动服上衣衣领,皮肤还散发着刚才冒出的热气,当他把衣服折了折,露出半边肩膀抬头看时,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远处的石切丸似乎陷入了僵硬状态,以不自然的姿态,手肘悬停在半空。

就连脸上一向没有什么变化的骨喰都睁大了眼睛,两颊不明显地泛起微红。(不会是真的把我当成猫了吧?)

不过御手杵好像没有意识到气氛特别,大大咧咧地走到青江面前,弯下腰,越来越浓的阴影在青江面前扩散开来。

只能狠狠闭上眼睛。

初吻被自己开的玩笑这么随便地送给男人,还是有点不甘心啊……本以为会是水蛇腰的大姐姐或者短裙清纯少女的。

呵,说到底还是自己干的好事。


“等等,号码弄错了哦。”


温和沉稳的声音干扰了令人紧张的剧幕。只差一点点御手杵就能碰触到青江的唇,却被疾步走来的石切丸一句话打断。

石切丸表情虽然跟平时无异,但不知为何,青江感觉到了他声音中的焦躁。

“弄错了?”

“我的号码才是7,御手杵先生是2吧。数字有些地方印得模糊了。”

“啊咧?可是……咦我的号码牌呢?”


对着审神者举起手中的卡片,得到了确认是【7】的回复。石切丸短短叹了口气,双手轻托耳部,对着眼前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青江俯身就是一吻。

虽然不清楚接吻到底是不是像打满马赛克的漫画里那样要伸出舌头,但当青江试探着打开牙关,用舌尖探寻对方时,更加令人困惑的触感从嘴唇相接处蔓延,锻刀房锅炉的烙铁一般烧红了整张脸和脖子。

也许只是短短十几秒,分开的时候青江还是因为过于羞耻处于思维停滞状态动弹不得。

一身华服的国王来到他的城堡,却被凯旋而归的骑士拥入怀中。

臣民有的在欢呼,有的则是惊讶,有的只负责起哄,还有托着下巴一边思考一边飞速记录着什么的人。




“唉,我昨天就说了今天诸事不宜。”

石切丸斟满一杯清茶,送到仍戴着猫耳与尾巴的青江面前,后者则是蜷成一团有气无力地伏在桌上,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消退。

“哇——烫烫烫——”

“抱歉,忘记告诉你这杯才是已经凉下来的。”

“我还在想刚才的游戏规则……你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就说自己是7号呢。”

“因为我是2号呀。”

“……啊。”

“嗯?”

青江支起手臂,目光游弋到石切丸慢悠悠从宽大袖子里掏出来的一张卡牌,那上面清清楚楚写着【7】,仔细一看,却发现数字的后半部分被白色粉笔涂去了。



青江缓缓地,捂住了脸。

希望明天的占卜结果,至少是吉啊。



END


------------------


多余的里·设定

*歌仙(减膘中)因为参加了石青ONLY每天晚上都在赶死线,请不要打搅他的同人创作,否则会有某大大开天窗

*堀川小天使一直在给和泉守发LINE消息,内容腻歪

*真相帝·骨喰喜欢黑猫

*石切丸老师带着一群中学生在课间休息,然而刀还是老的辣

*说好的晚上贴配图却(ry

------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种闹心的半厚涂(。(完成度大概50%

明天再把全图替换掉……



----------------文件被SAI千年一遇的BUG损坏了,于是重绘;_;






感谢阅读!

【石青】御神刀大人旁邊的貓咪

注意事項

主石青,之後燭青成分有
青江小貓化
會有其他人出場
小貓化的青江
審神者出場有
之後有其他cp壓切宗、藥宗、安清

開始

青江的房間飄散著無數櫻花,經過的短刀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唯有那把太刀坐在棉被前,看著青綠色的小貓,正在咬被子玩耍。

早飯結束時,聽宗三說青江房間有貓咪的審神者立刻趕了過去,果不其然,小貓咪正在玩數珠丸的頭髮跟佛珠。

「數珠丸?」審神者呼喚繼續飄花的數珠,他感覺自己要淹沒在花海裡了。

「主上,您看這隻貓咪,多像弟弟。」數珠丸輕輕撈起貓咪,摸著下巴,貓咪則蹭著他的手。

「聽你這麼一說,感覺真像青江。」審神者看著貓咪的異色瞳,伸手去逗弄。

「主上!遠征的時間到了!笑面青江找不到!」聲音從遠而來,長谷部看著主上玩著很開心,恨不得自己是手上的貓咪。

「今天就別遠征了,快來看貓咪。」招手叫來長谷部,然後抱起貓咪到他面前說:

「你看這隻貓咪像不像青江。」

長谷部皺眉,看著對他揮掌的貓咪,思考了一下之後說

「笑面青江?」
「喵~」

隨之應聲貓叫,搖晃著尾巴,抖了抖耳朵,從審神者手上跳下,快速衝出去。

「快抓住牠!」

機動最高的長谷部立刻衝出門外追貓,但在轉角立刻緊急剎車。

後面的審神者立刻撞上來,數珠丸跟上來,看到的是貓咪正在蹭石切丸的腳邊,不停的喵喵叫。

此時數珠認定那是他弟弟青江了。

「哦呀?是主上新養的寵物嗎?」石切丸蹲下,抱起貓咪,他剛剛祈禱結束,正要去找青江,沒想到一隻貓咪衝過來擋住自己去路。

「喵~」貓咪親暱的蹭了蹭石切丸的手,覺得他的手實在很舒服。

數珠丸在審神者旁邊耳語幾句後,微笑和石切丸示意,然後離開,石切丸還搞不懂怎麼回事。

審神者臉色這時都不好了。

「長谷部,叫大家集合,我有事情要宣佈,石切丸你抱著貓咪跟我來。」

「好的……。」

長谷部從未看過審神者如此嚴肅,難道那隻貓真的是笑面青江?

【暫end】

感覺萌萌噠

占一個tag 先來問問題材


大家好,我是新手夜墨絕。
剛吃石青這cp

然後剛好想到三個題材,不知道大家想看哪一個?

1.青江性轉(本丸唯一女生出現了!?)
2.青江貓化

以上就是這兩個,可能會加點燭青的成分,不過主cp還是石青,還有安清。

咱家青江就是受(*´∀`)

下面投票,想問大家想看什麼題材。

#石青  #燭青